<span id="eiqvb"></span>
  • <li id="eiqvb"></li><th id="eiqvb"></th>

  • 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
        东北新闻网辽宁频道
    您当前的位置 : 东北新闻网 >> 辽宁频道 >> 辽宁档案

    宋徽宗与沈阳的邂逅

    作者:詹德华

    2019-05-24 10:50   来源:沈阳日报  
    分享到:

      沈阳籍作家祝勇写了很多关于故宫的书,所用图片基本都和北京故宫有关。不过,他2018年的新作《故宫的古物之美》,封面古物用的却不是故宫藏品。

      这是一张距今已经有900多年的画作,宫门巍峨,祥云缭绕,白鹤起舞,天青色的背景衬托着群鹤翩跹,整幅画作弥漫着祥和与喜悦之感。

      这幅画的名字叫做《瑞鹤图》,作者是宋徽宗赵佶。

      这幅堪称国宝的画作,如今收藏在辽宁省博物馆。

      神明太守或有灵千年瑞鹤舞辽东

      鹤,对于地处塞北的沈阳来说,并不是什么稀罕的动物。每年春秋,都有各类鹤群从沈阳飞过,并在沈阳附近的水库、河滩甚或鱼塘做短暂的停留,彼时白鹤飞舞的情形更是可观。辽东大地上,与鹤有关的遗迹与典故也不少,比如沈阳法库的白鹤楼,还有著名的辽东鹤。

      东晋著名田园诗人陶渊明写过一本《搜神后记》,里面有120篇传说,妇孺皆知的《桃花源记》是其中的第五个故事。这本书的第一个故事,就是辽东鹤。“丁令威,本辽东人,学道于灵虚山,后化鹤归辽,集城门华表柱。时有少年举弓欲射之,鹤乃飞,徘徊空中而言曰:‘有鸟有鸟丁令威,去家千年今始归,城郭如故人民非,何不学仙冢累累!’遂高上冲天。”

      丁令威化鹤归乡的故事,在中国“鹤”文化的历史上有着很高的地位,唐宋诗人词人常用之。据说丁令威是当时的辽东太守,所以李白有“神明太守再雕饰,新图粉壁还芳菲”的句子。

      扯远了。还是继续说《瑞鹤图》。这样一幅画满了十八只瑞鹤的古画,让很多爱好者魂系梦牵。2018年辽博正式开馆时,有很多人为了看《瑞鹤图》,专门乘飞机来沈阳,一时盛况空前。

      说实话,在辽博的展厅里看到《瑞鹤图》的时候,多少有一点失望。原图没有印刷品那样华美,900多年岁月的摩挲,让这幅画作的色彩有些暗淡,华贵感有点打折扣。但越是仔细观察,就越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,仿佛这样一幅年代感超强的画作,可以让人穿越到900多年前的那个日子。

      宋徽宗不是一个好皇帝,却是一个伟大的书画家。

      这幅《瑞鹤图》和传统的中国绘画相比,有很多的不同,是一个另类的存在。这幅画的构图不属于古代山水画所谓“高远、深远、平远”中任何一种:整幅画的背景全部涂满天青色,没有一丝留白,这简直不像中国画;更独特的是,居然用的是中国画比较忌讳的方形构图,且画面对称,似非写意之作,而是特别设计。

      宋徽宗用他那独特的瘦金体,详细地记录了这幅画的创作过程。“政和壬辰。上元之次夕。忽有祥云拂欝。低映端门。众皆仰而视之。倏有群鹤。飞鸣于空中。仍有二鹤对止于鸱尾之端。颇甚闲适。余皆翱翔。如应奏节。往来都民无不稽首瞻望。叹异久之。经时不散。迤逦归飞西北隅散。感兹祥瑞。故作诗以纪其实。”这幅设计感十足的画,其实是在努力传达一种情绪。

      政和二年正月十六那天,大宋王朝的皇城发生了一则新闻。皇宫的端门上,突然祥云缭绕,就在所有人都抬头观望时,突然有一群鹤不知从何处飞来,一边飞一边发出悦耳的鸣叫。群鹤仿佛带着节拍,翩翩起舞,其中两只悠闲地站在了鸱尾之上。面对这样的奇特景色,城内的民众都很惊异,围观许久,直到这群鹤向西北方向飞去。

      在这篇来自900多年前的图片报道的最后,宋徽宗帝用一首诗做了总结和归纳。皇帝认为,这样的奇观,不是一种自然现象,而是来自上天的安排,老百姓不懂是什么意思,让我来告诉你们,这是老天认为我治理国家有功,用这样的一种祥瑞来给予肯定,要让百姓知道,他们拥有一个好皇帝,“徘徊嘹唳当丹阙,故使憧憧庶俗知。”

      瑞鹤飞临的时候,徽宗刚刚登基两年。两年前的正月,当太后提议端王赵佶接替宋哲宗的皇位时,曾引起丞相章惇的极力反对,认为这位大宋第一才子只是个公子哥,不适合当皇帝,甚至说出了“端王轻佻,不可以君天下”的狠话。

      依靠太后的力量最后登上皇位的宋徽宗,憋了一口气,现在,他用这样一种政治宣言,对反对者们进行警告:老天给出的这种祥瑞,是对你们这些反对者最好的打脸!

      谁记沈州乐郊馆落拓天子曾题壁

      真正打脸的是十几年后,公元1127年,金兵攻陷宋都城汴梁。尽掠九十二府库160余年所积藏的金银财宝、书画珍玩等,连同徽、钦二帝及皇族、臣僚三千余人席卷北去。

      万幸的是,这幅《瑞鹤图》没有跟着金兵北上,而是散落民间,杳然无踪。600年后,《瑞鹤图》竟奇迹般现世,归藏清内府,备受诸帝珍爱,直到被溥仪带出皇宫,最后以清宫散佚书画的名义入藏现在的辽宁省博物馆。

      宋徽宗与沈阳,于是有了一种特别的邂逅。

      当然,这并不是这位风流天子与沈阳的第一次邂逅。

      在沈阳的南顺城路以南,有一条并不宽敞的马路,叫做“乐郊路”,乐郊路南面,还有一条马路叫“南乐郊路”。这里是辽金时代的乐郊县所在地。

      当年,辽太祖耶律阿保机俘虏蓟州三河县(即今北京市东的三河县)的汉人,强行迁移至沈州城南,设置“三河县”。后辽占领中国北方地区后,治内有两个“三河县”,因此,将沈阳的这个三河县改名为“乐郊县”。《辽东志》载:其县衙署“在沈阳城东北隅”,又云“其地广衍肥饶,迁于是土者乐之,更名(即乐郊县)”。

      背井离乡的汉族俘虏,在黑土地上有了一片所谓的“乐土”。这个乐郊县,是沈州的卫星城,还承担一个重要的任务,就是设立了“乐郊馆”,专门接待过往公干、军旅官员。这个名义上的县招待所,其职能更像是沈州的南郊宾馆,用于招待经过沈州的客人们。

      宋宣和七年,因为有共同的敌人辽国,宋金两国还维持着表面的友好。北宋使臣许亢宗奉命出使金国,路过沈州时,就曾在此入住,这是乐郊馆最早被史书提及。

      很快,又迎来了两位特殊的客人。这便是在“靖康之变”中被金军俘虏的宋徽宗和宋钦宗两位大宋皇帝。

      或许是塞北的风霜,打击得亡国之君无力抵抗。据一些史料记载,当两位皇帝和随行的皇室成员走到乐郊县的时候,徽宗皇帝突感身体不适,而押送他们的军官也生怕半路上徽宗病死,自己无法交差,于是,便选择了“乐郊馆”让宋徽宗暂时调养身体。

      在徽宗“北狩”的路上,昔日锦衣玉食的皇帝变成了阶下囚,吃了从来没有吃过的苦。但在以汉族后代为主的乐郊县,大宋皇帝得到了少有的温暖。得知徽钦二帝途经沈阳后,当地的一些汉族文人不断地来到乐郊馆,给他们送来御寒的衣物及食物。

      虽然仅仅是几件粗布衣服和并不名贵的食物,这些汉人知识分子的热情,还是让徽宗感激不已,感慨不已。据传,停留在乐郊馆的期间,有一次遇到大风呼啸,亡国之君赵佶听着窗外西风呼啸,罗衾不耐五更寒,身下的冷炕更使人难眠,触景生情,徽宗忆起昔日舒适安逸的生活,心生悔意,遂在乐郊馆的墙上作诗一首。

      曾被誉为南唐后主李煜转世的徽宗,和李煜一样,被俘后诗风大变,留下的几首诗词写满了家国之恨。著名的如《宴山亭·北行见杏花》,“天遥地远,万水千山,知他故宫何处?怎不思量,除梦里有时曾去。无据,和梦也新来不做。”

      还有一首诗,名叫《在北题壁》:“彻夜西风撼破扉,萧条孤馆一灯微。家山回首三千里,目断天南无雁飞。”这首题壁诗,究竟写在哪个地方,似乎无法考证,不过,我倒宁愿相信,这首诗就是写在沈阳的乐郊馆,在这里,远离故国家山,又有不少汉族士子念及他这位大宋皇帝,怎能不有家国之思呢?

      后来,乐郊馆连带这一首诗,成了沈州的一处名迹,成为北宋王朝消亡的历史祭奠。在赵佶死讯传来之日,滞留在沈州的宋臣们在此痛苦遥祭,并将此馆改名为徽宗寺,后改名为辉宗寺。该寺现已不存,徽宗留下的题诗墨宝也与历史一同消逝无踪。

      只有这小小的“乐郊路”的路牌,仿佛还在述说着宋徽宗这位才子皇帝与沈阳城的那次历史邂逅。

      金云龙笺谁落墨天下一人千字文

      身体恢复的宋徽宗被金兵押解继续北上,回首望去,乐郊馆和大批的汉人渐渐远去,徽宗不禁泪眼蒙眬。

      徽宗与沈阳的缘分,并不止于此。

      乐郊馆里的题壁诗,虽然已经消失于历史的烟尘,但宋徽宗的另外一件传世墨宝,如今也在辽宁省博物馆珍藏。

      这就是著名的宋徽宗赵佶《草书千字文》。辽宁省博物馆的草书收藏,很有一些颇具分量的藏品,比如张旭的《古诗四帖》《草书临怀素自叙帖卷》等。但是,宋徽宗的《草书千字文》却引发了观众的无限热情,2018年,这幅千字文成为辽博的热点。

      《千字文》是中国旧时童蒙读物,是南朝周兴嗣集王羲之书法中一千字,编成四言韵语,适合儿童启蒙的读物,很多书法家都写过,例如欧阳修的《千字文》、赵孟頫的《千字文》和祝允明的《千字文》等等。但是在众多书法家的作品中,宋徽宗的草书《千字文》无疑是最出名的作品之一。

      宋徽宗《草书千字文》,全长11.72米,写在一张整幅描金云龙笺上。且不论书法如何,这张纸就可以称为珍品。据说,纸上的精细图案,是由宫中画师就纸面一笔笔描绘出来的。这么长的草书,宋徽宗一气呵成,连贯放松,酣畅淋漓,变幻莫测,蔚为壮观,入选“中华十大传世名帖”,可谓名符其实。

      “瘦金体”是宋徽宗的书法标签。不过,他的这幅《草书千字文》名气更大。传说宋徽宗一生写过多次《千字文》,如今仅存两件,另外一件是《楷书千字文》,用瘦金体写成,收藏在上海博物馆,是他22岁时所写。而辽博所藏的《草书千字文》,则是他40岁时所写,正是宋徽宗人生得意之时,更是其书法造诣大成之时,因此,这幅书法的珍贵意义可见一斑。

      “天地玄黄,宇宙洪荒。日月盈昃,辰宿列张。寒来暑往,秋收冬藏……”“天地玄黄”,因为避宋真宗的讳(宋真宗自诩为仙界天神赵玄朗的转世),写的是“天地元黄”……

      在这样一幅作品面前,似乎可以看到一个风流天子的得意甚至有点张狂,整幅作品比例相宜,疏朗灵动,气脉贯通,章法得当,让人叹为观止。

      青山遮不住,毕竟东流去。从彰显自己政治地位的《瑞鹤图》,到得意无限江山的《千字文》,最后归于尘土的沈州乐郊馆《在北题壁》,或保存,或湮没,都是一代帝王的人生缩影。不管是喜是悲,宋徽宗与沈阳的邂逅,都带给人无限的深思。


    (责任编辑:李京)

    东北新闻网
    微信订阅号

    东北新闻网
    手机版

    东北新闻网
    法人微博

    新闻客户端
    Android版

    新闻客户端
    iPhone版

     
    关键词:

    打印】【收藏】【关闭窗口

    *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,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
    请您来信来电(024-31885629)声明,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。
   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。
    极彩彩票平台